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小人妖的日常生活】【作者:腓特特特烈】
【小人妖的日常生活】【作者:腓特特特烈】
字数:817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我叫小男,今年XX岁,虽然是男生,但是我在五年级的时候,不知道为什么胸部开始慢慢发育了,现在已经有微微的凸起,爸爸喜欢我这样子,因此没有带我去治疗,反而把我当做他的泄欲对象。

  我的外貌比很多女孩子都要可爱,洁白的皮肤,及肩的头发,遮住眉毛的刘海,修长的大腿,盈盈一握的小蛮腰,包括爸爸在内的很多男人都在见到我的时候都硬起来过,而喜欢臭美的我,也经常一边照镜子一边自慰。

  我最喜欢的事情是打扮的美美的让男人们看我,特别是那些性感的衣服,比如情趣内衣之类的,我只要回到家,第一件事就是给自己灌肠,洗澡,然后穿上睡衣和丁字裤,对爸爸撒娇。

  爸爸和妈妈离婚几年了,对单身爸爸来说,每天看到我这么可爱又听话的小人妖,他不硬才怪呢,现在,我已经换好衣服,等待爸爸回家。

  今天的衣服是黑色的蕾丝吊带睡衣,露出性感的脖颈和香肩,布料很薄,粉嫩的小奶头若隐若现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我的小鸡鸡也开始立起来了。

  很快,爸爸下班回家了。

  「爸爸,工作辛苦了,休息一下,喝杯水吧。」说完,我拿出准备好的毛巾,跑到茶几给爸爸倒水,弯腰倒水的时候,我特意把屁股翘得高高的,丁字裤可遮不住我的小菊花,现在在爸爸面前一览无余。

  「小男真懂事,不过爸爸今天累了,等周末再好好干你。」虽然这么说,但是爸爸的裤子已经被大肉棒撑了起来,隔着裤子在我的小屁股上摩擦了几下,然后就去洗澡了。

  看来爸爸是真的很累了,可是我的屁眼一天不被肉棒干就会很难受,自慰只会让我更加想要,可惜未经允许我不能去勾引其他男人,有一次我正在抚摸家教哥哥的那里被爸爸见到了,他立马赶走了家教,给我穿上了贞操带,还给老师打电话请假,把我关在家里一周,除了上厕所,别的时候根本不让我碰小鸡鸡和屁眼,连洗澡都是爸爸给我洗,更别提自慰了。自那以后,爸爸对我的监视更严了,不过我却越来越想和爸爸以外的男人做爱。

  为了诱惑爸爸干我,我穿上了黑色丝袜和定制的高跟鞋,洁白细嫩的皮肤在黑丝的映衬下更加诱人了,再配合高跟鞋,让我显得更加成熟、性感。这次爸爸一定忍受不了。

  大概过了10分钟,爸爸从浴室出来了,我已经准备好了纸巾,铺好毛毯。
  爸爸已经穿上了短裤和衬衣,对不起了爸爸,是你让儿子变得这么淫荡的,今天一定要你干我才行。不出所料,爸爸一看到我,下边很快就立起来了,我跪在床上,撅着屁股,双腿稍微分开,假装在给爸爸铺床。

  「小贱人,爸爸要睡觉了,你也快去睡觉。」爸爸一边说着,一边却连续用力拍我的屁股,另一只手则在捏我的小乳头。我感觉到爸爸用大肉棒的侧面贴在我的大腿上,一颤一颤的,我开始变得很兴奋,小鸡鸡漏出了一些黏液,爸爸看到我的小鸡鸡硬了起来,捏我乳头的那只手更力了。

  「啊~ 爸爸~ 疼,啊~ 不要捏了。」当然,我心里巴不得爸爸捏我,我也知
道越说不要爸爸就越想干我。

  「你说不要就不要吗?」爸爸半脱下我的情趣睡衣,把我翻过身,双手压着我的胳膊,大肉棒在我的小鸡鸡上蹭来蹭去,我舒服极了,双腿不自觉的分开,闭着眼享受了起来。

  「爸爸,你的肉棒都变得那么大了,这么胀着多难受啊,还是插进来让我帮你舒服一下吧。」我勾引爸爸操我屁眼,没想到爸爸向前动了一点,一手抬起我的头,把大肉棒直接塞到喉咙深处。

  「闭嘴,我让你说话了吗。」

  「唔唔~ 」我的小嘴被爸爸的肉棒填满,根本说不出话,只能发出呻吟声。喉咙被肉棒压迫,爸爸的前列腺液也是臭臭的,但我却觉得非常爽,特别是爸爸用手托着我的头,让我根本挣脱不了,这种被束缚的感觉就好像被强奸一样,「呜呜~啊~恩~」我配合爸爸的节奏,疯狂的吮吸爸爸的肉棒。

  「蹲在地上,把腿分开。」

  我知道爸爸很喜欢看我穿高跟鞋蹲着,他说那样非常性感、非常淫荡。我把双腿张的大大的,露出还没长毛的小鸡鸡,又把睡衣脱到露出小奶子,爸爸也更加兴奋了,拽着我的头发把我的脸往肉棒上蹭,我忍不住自慰起来。

  「还敢自己玩起来了?」爸爸好像生气了,去衣柜找了一副手铐把我双手别在身后。又拿跳蛋塞进我的屁眼,开到最大档位。

  我的肛门被跳蛋刺激着,双手却够不到屁眼和小鸡鸡,实在是太难受了。我忍不住叫出声。「啊~ 爸爸,求求你了,把跳蛋拿出来吧,然后把大鸡吧插进我的屁眼,啊恩~ 爸爸,插我,插我~ 」。可是爸爸根本不管我舒不舒服,他强迫我吃下肉棒。

  我的口腔感受到一个粗大的物体,不由自主的吮吸起来,也不再叫唤了。
  爸爸看我老实了,就松开手让我自己动,我先从爸爸的睾丸舔起,时不时放在嘴中轻轻的咬一下,然后从大鸡巴根部舔到龟头,重复几次之后,又用舌头把龟头舔了一圈又一圈,我看到爸爸的鸡巴在上下颤抖,又小口吃下龟头,放在嘴里吮吸,爸爸看起来非常享受,开始不断用语言侮辱我。

  「小骚货,不知道给多少男人口过,爽死爸爸了,你是爸爸的性奴,就应该像一条母狗那样跪在地上伺候爸爸,你就是爸爸发泄性欲的工具,听明白没有。」话语中还夹杂着许多骂人的脏话,可我只觉得兴奋,更加认真的伺候爸爸的肉棒。
  最后,我把肉棒整个吞下去,给爸爸做起深喉来,我的舌头灵活的动着,舔到爸爸肉棒的每一处,爸爸的肉棒跳动的更加频繁了,没过多久,爸爸开始一手托着我的下巴,一手按着我的后脑,我知道爸爸就要射出来了。

  果然,爸爸把他的大鸡吧塞到喉咙最深处,把精液直接射进我的食道,我唔唔的叫着,享受着爸爸浓郁的精液,大概过了10秒,爸爸准备把肉棒拿出来了,我慢慢的抬头,争取能从龟头那里再吸出一些精液,爸爸射了最后一点精液,我真的像一条只知道做爱的母狗一样品尝起爸爸的精液,依依不舍的吐出了肉棒。
  爸爸欣赏着我品尝精液的样子,鸡巴还没完全软下去就又硬起来了。

  「趴在床上,自己把屁眼掰开。」爸爸命令我。

  我上身趴在床上,双手掰开屁眼。「爸爸我要,爸爸操我~」

  爸爸拿拍子使劲拍打我的屁股,一直打到红肿,他拿出跳蛋,把大鸡吧使劲插进我淫乱的屁眼。

  「小骚货,爽死爸爸了,把屁眼再张大点。」

  爸爸一边插一边拍打我的屁股,屁股很疼,但里面被大肉棒摩擦的很舒服,我只觉得要爽上天了。

  「爸爸好棒,爸爸插我,我是爸爸的母狗,啊啊~ 我是~ 爸爸的自慰工具,谢谢爸爸~ 啊~ 用肉棒奖励我这个骚货,我愿意让爸爸操到爽。啊~ 爸爸。」爸
爸疯狂的抽插正合我意,我喜欢粗暴的男人,我喜欢像母狗那样被后入,很快,我就只能发出叫床声,连腰都用不上劲了。

  「爸爸的鸡巴大不大,爽不爽啊你这小骚货。每天就知道穿这些衣服,你天生就是个挨操的贱人。」我听到爸爸骂我,不假思索的就回答:「大,爸爸的鸡巴最大了,把贱货儿子操的好爽。」

  「我跟你说过要自称女儿吧,小贱人连爸爸的话都忘了?」爸爸真的生气了,把我翻过来,抬起我的腿开始从正面操我,我兴奋的双腿绷得挺直,爸爸在我穿着丝袜的腿上摸来摸去,插得更用力了,不一会,爸爸抓住我的脚踝,让我双腿分的很开,开始用最大幅度的动作插我,先拔出肉棒只剩龟头在内,然后直接顶到最深处,把大肉棒完全插进我的肛门。

  「爸爸不要,好疼啊~ 啊~ 插我,插女儿屁眼,啊~ 不要,爸爸求求你放过
我吧。」我已经语无伦次了,我试图反抗,可是爸爸力气太大,我一点也动不了,只能感受爸爸前后抽插。

  「骚女儿,爸爸要让扒光了扔到大街上,让全世界的男人操死你这只母狗。」
  「爸爸不要啊,求求你了爸爸,不要把女儿扔到大街上,女儿会听话的给爸爸当性奴的。」我也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疼痛,或者是太舒服而哭了起来。
  「宝贝,我要射了。」

  「爸爸,射在女儿身体里面。女儿好舒服~女儿想要~」浓浓的精液灌进我的直肠,热热的舒服极了,我一阵痉挛,也射了出来,爸爸把我的手展开接住我自己射出来的精液,我享受着舔干净了,爸爸和我都感觉非常满足。

  爸爸把肉棒拔出来后,我的肛门开始火辣辣的疼,我享受着这种疼痛睡了过去。

  当我醒来的时候,我发现自己全身留下了很多精斑,高跟鞋被脱下来,丝袜有一些地方被撕破了,看来是爸爸在我睡着后又用我的美腿和玉足做了几次足交吧,爸爸真厉害,我已经在期待下一次和爸爸做爱了。

  只是,我对其他肉棒的渴望一点也没有减少。

  昨天被爸爸干的很爽,所以我为了感谢爸爸,决定今早给爸爸做一次口活再去上学,我洗完澡,给爸爸做好早饭,就去叫爸爸起床了。

  我光着身子来到爸爸床上,爸爸还在打盹,因为晨勃而雄起的大肉棒让我一下子兴奋起来,我含住爸爸的龟头轻轻舔着,一只手轻轻揉捏爸爸的睾丸,另一只手则给露在嘴外边的部分打飞机。

  很快爸爸醒了,「骚女儿一大早就发情了,真贱。」

  爸爸的骂声让我很开心,我开始吮吸,用舌头的正面和背面交替舔着龟头,同时加快了打飞机的力度和速度,过了好久,爸爸终于把粘稠的精液射了出来,我的嘴里满是爸爸的精液,我仔细品味着这腥臭的液体。

  给爸爸擦干净肉棒后,我穿上校服准备上学,我上的学校规定男生不能穿裙子,所以我只能穿短裤,黑色的制服短裤经过我的改良变的很修身,很短,而且紧密的包裹着我的小翘臀,就好像贴在屁股上一样,又因为布料很薄,我穿上女式三角内裤后,可以很明显得看到内裤边界,很有情趣感。

  爸爸很喜欢这件短裤,有时候带我出去玩会命令我只穿这件,不穿内裤,这样,我的小鸡鸡的轮廓也会被别人看的清清楚楚,爸爸则以此为乐。

  和短裤配套的是白衬衣,我也改短了一截,在平时走路的时候会时不时露出肚脐,走在街上回头率很高。衬衣里面我还穿了一件裹胸,毕竟胸部在慢慢发育,已经有些凸起。

  今天我没有披散头发,而是梳了马尾辫,感觉今天更像是喜欢运动的活泼女孩。很快,公交车来了,我可以摆脱爸爸的监视,取悦别的男人了。

  我每天都坐36路车上学,车上都是很熟悉的面孔,我像往常一样来到后车厢,一个有座的中年大叔一把把我抱在怀里,放在他的腿上,我还没来得及打招呼,他已经解开了我的衬衣,拉下了我的裹胸,我的小奶子一下子就暴露在全车人的视线里,不过大家都已经习惯了这副情景,没什么可惊讶的。

  「常叔叔早~」我对抱着我的大叔打招呼。

  「小男今天真漂亮,快让叔叔爽爽。」常叔叔把我的短裤也脱掉了,一手捏我的乳头,一手隔着内裤摸我的小鸡鸡。我拉开他的裤链,掏出肉棒,常叔叔的肉棒比不上爸爸那么粗大,不过伺候起来比较容易,在公交车上这段时间正合适。
  在车上乘客们的注视下,我一手搂住常叔叔的脖子一手给常叔叔打手枪,我觉得常叔叔要射出来了,就从书包里拿出一个小保温杯接着,让叔叔的精液射在里面,这个小杯子是我用来存放精液用的,在不太急的时候存起来,忍耐不了的时候再拿出来当润滑液自慰或者直接喝掉,为了保证质量,晚上睡觉前都会用掉,当然,都是背着爸爸偷偷做的。

  我一滴不剩的收集好了常叔叔的精液,穿好衣服准备下车,我看到车上的哥哥和叔叔们胯下都耸立着,非常雄伟,同一所学校的男生们也鼓鼓的,真希望有一天可以和他们每个人都做爱。

  来到教室,时间刚刚好早读,班主任是一位年轻的男教师,他在领读。
  「小男,我想操你。」同桌男生对我说,他还不明白操是什么意思,只是想要我给他爽一下。

  我帮同桌打起了手枪,还记得低年级的时候,同学们因为我个子小欺负我,但自从我越来越可爱,胸部也开始发育,又给那些男生们都做过一次口交后,我的同桌位置就成了最受男生欢迎的位置。

  同桌毕竟年纪还小,受不了太强的刺激,3分钟不到就射到我的保温杯里面了,老师看我给同桌做完了,就示意我去讲台给他口交,我跪在讲桌下面,因为时间原因,只来得及给老师做一次简单快速的口交,这让我觉得很可惜。老师的肉棒不比爸爸小多少,在我看来,给大肉棒口交是一种享受,所以我才这么听话。
  早读和第一节课很快结束了,在课间,男生们排着队找我打手枪,我双手并用,一次伺候两个人,像这样,每个课间,需求没有被满足的男生都会来找我,我也会按顺序用手伺候他们,上午结束,男生们的需求都解决了,保温杯里面已经积攒一半。其实我很好奇女生们看到这种情景会怎么想,大概已经习惯了吧。
  中午,我就在学校附近的小餐桌午休,而下午开始享受我的生活,下午只有两节课,但是课间比较长,我一下课就跑到厕所,蹲在离入口最近的蹲便池小便。
  我们学校的厕所是那种没有隔间,内部通透的厕所,站立式的小便池对面是一排蹲便池,虽然旧了点,但是很干净。

  我尽情的分开双腿解手,同学和老师们都知道我会在这个时间来厕所,大多数人都会来特意看我一会,我则会尽可能的多蹲一会,然后转身踩冲水按钮的时候特意不把裤子提上去,而且上身微微前倾,摆出一个很骚的姿势站着,当然也不会持续太久,我也不喜欢在厕所待着嘛。可惜的是,至今也没有哪个男生勇敢的冲上来操我。

  放学了,在回家前,我要顺路去拿订做的高跟鞋,这家店主人是一位姓张的大哥哥,对我很友好,而且很便宜(因为要用身体肉偿)。从去年开始,我几乎每个月都会来这里定做一双高跟鞋,3cm、4cm、5cm……每一种高度都有几双,现在我已经完全习惯了6cm的高跟鞋,我想挑战一下,直接试试9cm的。

  张大哥一看我进店,立刻放下手上的工作关上了店门。

  「张大哥你好~,我来拿订做的鞋了。」我开心的说道,对新的高跟鞋充满了期待。

  「小男快来,穿上这个试试。」

  张大哥从柜子里拿出一双小巧精致的鞋,又拿出一张大地毯铺在地上,高高的鞋跟让我抑制不住穿上去的欲望,我立刻换上了高跟鞋。

  只是穿着高跟鞋站着就让我一阵舒爽,高跟鞋让我显得更加性感,衬托出我一对又长又白的美腿,要是有更性感的短裙就更好了,这件短裤还是相对朴素了一点。

  「小男,穿上丝袜试试,丝袜和高跟鞋最配了。」张大哥拿出还没拆封的新丝袜让我穿上,看来是连裤袜,我脱下鞋袜和短裤,故意放慢动作穿上连裤丝袜,目的当然是让张大哥的肉棒勃起了。我一边穿一边扭动大腿,把双腿尽可能的展示给张大哥看,张大哥已经脱下了裤子,在那里打飞机。

  张大哥那里足足有18cm长,直径4cm,是我见过最粗大的肉棒,龟头部分更厉害,只不过正是因为太大了,至今也没有办法插进我狭窄的屁穴。
  见我穿好了肉色丝袜,张大哥帮我穿起高跟鞋来,松紧度和大小很合适,正好包裹住我的小脚,舒服极了,我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呻吟。

  张大哥的肉棒弹了一下,他抓住我的小腿添了起来,又弯起我一条腿,用肉棒在膝盖背面抽插,就是大腿和小腿夹着的地方,他管这样的姿势叫「插腿穴」,真是奇怪的方式,不过看起来非常舒服的样子。

  「小宝贝,你夹的我好爽。」张大哥肉棒流出的前列腺液已经弄湿了丝袜,看着大肉棒进进出出,享受着高跟鞋对脚的束缚,我的小鸡鸡也硬了起来,我一边揉捏小奶子,一边隔着丝袜抚摸小鸡鸡,丝袜的触感应该是世界上最舒服的感觉了吧。

  张大哥知道我的习惯,把精液射精保温杯里,我也很懂事的用嘴舔干净他的肉棒。

  「谢谢张大哥,我先试试新鞋,一会让张大哥好好享受一下我的身体。」
  张大哥在沙发上歇着,我穿着高跟鞋在地上走了几圈,这一双高跟鞋设计的很巧妙,我的大腿、小腿、骨盆肌肉保持紧张收缩,拉长了小腿曲线,丝袜则让洁白的肌肤若隐若现更加性感,让男人赏心悦目之余激情勃发。跟更高一些效果会更好,可是现在9cm的我还没适应,还是等过一段时间再订做更高跟的吧。
  张大哥又来了兴致,他的胯下之物又雄起了,这一次,他坐在地上,我在沙发上给他足交。

  「小男,快拿你的脚踩我,夹我鸡巴,快点。」张大哥已经急不可耐了,他有恋足癖,我的小脚很对他的胃口。

  我先轻轻的踩在肉棒中间,又加重力气踩了几下,张大哥嘴里不停叫爽,我又用双脚夹住肉棒,从根部滑到顶端龟头,又用脚背轻轻滑过,坚硬的高跟鞋和柔软光滑的丝袜美足同时刺激着坚挺的肉棒,我只重复了几分钟张大哥就不行了,我赶忙用保温杯接住喷射出的精液,正好接了满满一杯,我心满意足,就这么穿着短裤和丝袜高跟鞋坐公交车回家了,路上享受了一路高跟鞋和丝袜带来的快感。
  当我回到家,我才发现已经很晚了,爸爸已经拿出了SM道具,看来今天我是免不了被凌虐一番了。

  「骚货,穿成这样,还这么晚回来,去哪浪了,是不是去勾引男人了?」爸爸很生气,脱下我的短裤,带我去厕所灌肠,随后一边骂着我一边用绳子把我绑在桌子上,绑住双手的绳子连着两个桌腿,双腿则被特殊的束缚道具分开成M字,如果没有内裤挡着,小鸡鸡和屁眼一定会被看个精光。

  我一边呻吟着一边享受爸爸对我的爱抚,正要回答问题,爸爸已经用假阳具口塞把我嘴堵住,还给我带上眼罩。这里要说一下假阳具口塞,是一条安装了5cm假阳具的皮带,把假阳具赛到嘴里,皮带绕一圈锁住,假阳具就会堵住我的嘴让我一句话也说不出却又合不上,对于这种会让我痛苦的道具我是非常喜欢的,现在,我头部以下一点都动不了,又看不见,只能用身体和声音来判断爸爸在干什么。

  爸爸撕开我裆部的丝袜,掀开内裤舔我的小鸡鸡。我无法反抗,只能呜呜的叫着,爸爸对我不像我对他那样用技巧,就是粗暴的品尝我的小鸡鸡和蛋蛋,他很少这样做,让我有点疼。很快,爸爸又开始舔我的屁眼,我有些害怕了,叫的更大声,爸爸拿出一个粗大的、长长的棒状物体刺进我的屁眼,我疼得厉害,流泪哭着叫着,爸爸没有理会我,用那个棒状物不停的抽插,棒上有一些小凸起不断刺激着我的直肠内壁,肠液开始分泌了,大概抽插了几十下,爸爸把棒子拔出来了,我因为疼痛还在抽泣。口水因为我侧着头的原因流到了桌子上。

  爸爸又用那根棒棒用力摩擦我的蛋蛋和小鸡鸡,黏黏的肠液让我没那么疼,爸爸看我没有在叫,似乎很不开心,我知道爸爸要做什么,心理害怕极了,但是说不出话,只能呜呜的叫着希望爸爸能可怜可怜我,不要用那个东西夹我。
  过了一会爸爸解开了我的衬衣,脱下裹胸,拿衣服夹夹在我的乳头上,我没办法摆脱,又哭了起来,因为这个实在太疼了,经常第二天早上还会让乳头隐隐作痛。爸爸好像很满意,品尝起我的菊穴,爸爸的舌头在这时候也很粗暴,直接顶进去,没有规律的舔着。

  「骚女儿的小穴味道棒极了,爸爸已经忍不住了,今晚你别想休息,我要操你操到明天早上。」说完,他直接把大肉棒插进我的屁眼,借助肠液的润滑,越来越深,直到再也进不去为止,我好像触电了一样,后背不由自主的弯了起来,明明很痛,但是身体却在渴望进一步的刺激。

  「怎么样,老爸的鸡巴可全都插进去了,骚女儿夹的真紧,操死你,操死你这个贱货。」爸爸抓着我的脚腕做起了活塞运动,每次顶到底都会让我屁眼收缩一次,我已经没力气叫了,乳头也没那么痛了,爸爸的抽插已经让我爽上天了。
  大概抽插了几百次,爸爸把精液一股脑全射进我屁眼里面,我以为可以休息一下,没想到爸爸根本没有疲软的迹象,又开始抽插,五浅一深的节奏让我每一下都要高潮但就是达不到那个界限,过了一会,爸爸在每次要深入的时候都会把鸡巴拔出来,再狠狠地插进去,巨大的龟头让我的屁眼一次次的疼痛,我离高潮又进了一步。

  又过了几十下,我终于忍不住了,全身绷得紧紧的,马上就要射出来。可谁知爸爸突然把肉棒拔了出来,射在我的脸上,过了好久也没有插进去,我就在临近高潮的感觉中不停的扭动身子,呜呜的叫着,祈求爸爸再赏赐我几下。

  过了一会,爸爸解开了我的束缚,我直接跪在地上,「爸爸,求求你了,再插我几下吧,就几下就好。」我含住爸爸的肉棒吮吸,但这只会让我欲火焚身。爸爸并没有插进去,连拖带拽把我拉到厕所,我跪在地上不知所措,只见爸爸拿着我的小保温杯,质问我这是什么。

  我知道撒谎没用,就把自己收集其他男人精液的事情给爸爸讲了,本以为他要大发雷霆,没想到爸爸竟然开心的笑了出来:「好,不愧是我的骚女儿,你真会享受,把这瓶喝下去,以后每天都要收集一整瓶在我面前喝下,听明白了没有。」
  「听明白了,谢谢爸爸成全。」我张开嘴,伸出舌头,爸爸把精液倒在我的嘴里,我贪婪的喝下每一滴,男人的精液对我来说就像是春药,让我浑身发热,抬起屁股趴在地上,像母狗那样等着被操,爸爸的鸡巴像狂风骤雨般虐待我的肛门,我经历了至今为止持续最久最舒服的高潮。

  我瘫软在地上,爸爸像往常一样拿出相机,拍照留念。每一次和爸爸做爱,他都会用相机记录下来,视频和照片已经填满了一个又一个移动硬盘,成了他出差时的必备品,也许,他已经和同事分享过这些视频了吧。

  我继续被爸爸插着,让爸爸随意玩弄我的身体,我注意到刚才爸爸用的棒子是黄瓜,我也从此爱上了假阳具以外的自慰工具……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